论文内容造假:作者操控审稿的内因



4月20日,著名出版商施普林格(Springer)一次性撤稿《肿瘤生物学》杂志的107篇造假论文,几乎全部出自中国学者之手。


许多杂志投稿时均会问及作者是否推荐审稿人或排除某个审稿人,这其实是尊重作者的表现。正如患者看病有选择某个医生和不找某个医生看病的权利。


作者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比编辑更加知道哪个专家最适合评审自己的研究发现,或最能发现自己论文的价值;当自己的研究发现比较敏感时,也有正当的理由去排除一些竞争者来审稿。所以推荐审稿人和排除审稿人均是合理的操作。


相对应的,编辑应提醒作者避免推荐有利益冲突的审稿人,但编辑更应该仔细核实推荐名单,排除有利益冲突的审稿人,包括与作者合作发表过文章的审稿人、或制药公司资助的从事与该论文密切相关药物研发的审稿人。


杂志要求推荐审稿人的本意是好的,也是基于对作者的信任。伪造审稿人和操控审稿是编辑们防不胜防的。但如果编辑不加核实的全部选用作者推荐的审稿人,则属渎职。尽管编辑需要被指责,但被撤稿作者的学术诚信更值得拷问。尽管杂志编辑或出版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学术不端丑闻只能说明政府机构的防范、监管和作者自身的学术诚信有更多的问题。


这次广大媒体报道均使用“造假”两字,但这个造假应该加个定语即“审稿“,也就是审稿造假或操控审稿。这种造假并不等同于论文内容造假,性质上和2016年9月份发生的巴西野鸡杂志Genetics and Molecular Research所涉中国论文文本和图片造假丑闻性质不同。毫无疑问,巴西野鸡杂志论文造假事件更为恶劣。


那作者为什么会操控审稿或审稿造假呢?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审稿人尽量不提负面意见、从而让自己的论文能迅速通过审稿,最终达到自己的各种目的。那显而易见的是这些论文作者肯定知道自己的论文有什么缺陷或者是通过第三方机构购买的服务。所以,将这些有缺陷的论文(产品)发表,将会对整个科学研究造成污染性的影响。当作者是知情的情况下继续通过操控审稿而发表这些论文,这个行为就涉嫌学术不端(学术行为不端正)了。这种未经过严格同行评议的论文撤稿事件在多次曝光后,可能会引起国际同行对中国科学研究学术诚信的不信任;同时,与中国政府提出的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大战略是相悖的。如果未来中国作者的文章会得到国际杂志和学术同行的特殊对待,那将是中国学术界的耻辱。


审稿人的角色是十分重要的,他们可能发现数据捏造、篡改、剽窃、抄袭等学术不端行为。所以同行评议是科学研究发表的必要步骤,通过同行评议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传播上述有缺陷的论文。这批撤稿论文总共被引用高达 760 多次;其中被引最高的论文(Wang Fei, 2014),发表两年来被引用了67次。而且即便被撤稿之后,这些论文仍然会被不知情的作者继续引用。


2005年Science (科学)杂志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评价两个关于作者推荐审稿人和编辑邀请审稿人的审稿意见的比较研究。研究发现,无论是推荐审稿人或排除某个审稿人均有助于论文的接收。


BMJ(英文医学杂志)出版集团的高级研究者Sara Schroter历时9个月对旗下10个杂志329篇论文的788个审稿人的审稿数据进行了分析,比较了作者推荐审稿人和编辑邀请审稿人的审稿效果,研究发现两者在审稿质量和返回审稿意见的及时性上均无显著性差异。然而,他们发现作者推荐的审稿人推荐接收发表的比例更高(55.7%),而编辑邀请的审稿人推荐接收发表的比例为49.5%;并且,作者推荐的审稿人不建议接收发表的比例更低(14.4%),而编辑邀请的审稿人不建议接收发表的比例为24.1%。研究结果说明作者推荐的审稿人有助于论文的接收发表。




Schroter的研究发现得到了知名出版伦理研究者Elizabeth Wager及其BioMed Central同事的研究证实,他们对旗下40个杂志采用与Schroter研究相同的指标,几乎未发现评审质量方面有差异;然而,他们却同样发现作者推荐的审稿人推荐接收发表的比例更高(47%),而编辑邀请的审稿人推荐接收发表的比例为35%;并且,他们同样发现作者推荐的审稿人不建议接收发表的比例更低(10%),而编辑邀请的审稿人不建议接收发表的比例为23%。研究结果进一步证实了作者推荐的审稿人更倾向于推荐论文的接收发表。




所以作者推荐审稿人有助于其文章的接收,这也是本次Tumor Biology杂志大批量撤稿事件中作者或不良第三方论文服务机构操控审稿的表面原因,深层次的原因必然是为了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资助、项目结题和职称晋升等方面利益的需要。


本次撤稿的107篇论文涉及28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见下图)、4项科技部重大研究计划基金资助以及1项卫生部基金资助(见链接),涉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金额1019万元,涉及科技部重大项目基金金额估计在千万以上或上亿(具体数字未见公开文件)。其中知名学府上海交通大学的撤稿论文中涉及6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第三军医大学紧随其后。



(图片来源:艾普蕾-Tumor Biology107篇审稿造假论文所获国家级基金资助汇总分析


其实,中国拥有世界上唯一的全球撤稿数据库公共查询平台(http://retractiondatabase.com),在科研诚信档案建设方面已经成为了世界各国的领头羊,并体现了中国积极维护和建设科研诚信的努力;其中涉及中国作者的核心内容均已经翻译汉化,便于查询、统计和建立科研诚信档案。经检索该数据库平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撤稿论文数量成逐年上升趋势。这些已经公开的撤稿数据可能只是学术不端的冰山一角,未来如果政府机构不采取主动出击和积极防范的措施,学术不端所致撤稿将会越来越多,纳税人的钱也会相应的被浪费越来越多。


全球撤稿数据库中撤稿论文所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年度分布图


(图片来源:艾普蕾-Tumor Biology107篇审稿造假论文所获国家级基金资助汇总分析

 

由于国家相应机构的监管均是媒体报道或丑闻发生后才介入,处于消极和被动的状态。俗话说上医治未病,所以防范必然是重点、监管是辅助。国家应该重视采用科技手段加强防范学术不端和建立科研诚信,比如积极提倡采用市场上现有的英文论文抄袭防范系统(艾普蕾)和图片造假识别系统(猫图鹰);以及围绕中国独有的全球唯一的撤稿数据库公共查询平台建立学术诚信评价体系和监管体系。


总之,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参考文献:


  1. David Grimm. Reviewers Can Help Get Your Paper Published. Science Magazine. Sep. 23, 2005 , 8:00 AM
  2. 尴尬了!被撤论文已被引767次,有一篇还进了ESI的Top1%高被引!
  3. 艾普蕾-《Tumor Biology》107篇审稿造假论文所获国家级基金资助汇总分析
  4. 央视网-国内多篇医学论文被指涉假
  5. 全球撤稿数据库公共查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