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周刊》:107篇中国论文撤稿始末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7年第17期 出版日期 2017年05月01日


《财新周刊》 文 | 财新记者 苑苏文 王明婷



旺盛的需求下,论文制作的“第三方”中介依然层出不穷,此次外国期刊的撤稿,或只揭示了冰山一角

 

 

没有人会想到,2014年一次对论文审稿人联络资料上谬误的核查,会在2017年春末的中国学术界掀起一场巨大的打假风暴。

4月20日,国际学术出版巨头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Springer Nature,下称施普林格)旗下期刊《肿瘤生物学》声明对107篇已发表论文进行撤稿,这些论文发表于2012-2016年,都来自中国学者。声明写道:“通过深入调查,我们有强烈的理由相信这些论文的同行评审流程受到影响。”

“同行评审”是一种审查程序,即请同一领域的其他专家学者来评审学术论文。大多数国际学术期刊都采用这种方法来评判论文的质量,决定是否发表。

被撤稿的论文作者来自125家中国研究机构、4个国外研究机构。国内单位以高校附属医院为主,包括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盛京医院、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等。四家国外机构分别为日本爱知医科大学、美国威斯康星州血液中心、美国芝加哥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

据施普林格发布的消息,部分论文作者冒用本领域专家的名字申请电子邮件地址,在专家不知情的情况下,从虚假邮箱向期刊提供正面夸赞论文的审稿意见。这是该出版社三年前查到一些虚假同行评审邮箱后,再次反向核查的意外收获。

4月18日,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王春法在北京会见施普林格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中国科协认为,如此大规模撤稿事件,并不只能算是单方面的责任。王春法指出,尽管论文因虚假同行评审问题被撤,作者和“第三方”中介确实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2015年即已发生类似撤稿事件,出版集团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出版集团和期刊编辑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理应对此承担责任。

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是验证学术能力的公认权威方式。在中国,发论文还与研究人员职称晋升、争取更多科研经费直接相关。对于一些科研能力强但论文撰写有困难的科研人员,在许多欧美国家有合法的第三方代写润色机制,但在中国,由于代写容易造成论文造假,因而全面禁止。然而,旺盛的需求下,论文制作的“第三方”中介依然层出不穷,此次外国期刊的撤稿,或只揭示了冰山一角。

524名中国医生被“顺藤摸瓜”

2014年11月,施普林格首次启动了对作者推荐的论文审稿人的核查。据《自然》杂志报道,这是因为其旗下一家期刊的主编偶然间注意到审稿人的邮箱地址有些异常,编辑怀疑那些邮箱地址可能是伪造的“李鬼”。

审稿人决定了论文能否顺利发表。由于学术研究细分领域众多,一些刊物编辑难以熟悉所有领域,因此会要求论文作者推荐同一领域的其他专家进行评审,是谓“同行评审”。

大多数情况下,论文作者列出其他专家的姓名和邮箱,期刊编辑给专家邮箱发送论文,根据专家评价从而决定投稿是否采用。然而如果留下一个可操纵的假邮箱,当审稿要求发来时,假冒专家为自己的论文做裁判,就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正常来说,论文从投递到接收再到最终发表周期为一年左右,而操纵了同行评审的论文半年就可顺利发表。

德国施普林格出版社是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学术出版社之一,有着150多年的发展历史。2015年5月,施普林格宣布与《自然》杂志的出版商进行多数业务的合并,成立了更名为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Springer Nature)的新公司,从此稳坐科学出版商的头把交椅。

2015年3月,隶属于施普林格的独立出版社“生物医学中心”因发现“虚假的同行评审”,撤回了43篇论文,其中41篇是中国作者。8月,施普林格发布了对虚假同行评审内部核查的声明,宣布撤回发表在十大期刊上的64篇论文,这些论文作者均来自中国,在这次撤稿中,《肿瘤生物学》首次进入核查者的视线。

此后,利用2015年掌握的中国论文的虚假同行评审信息,《肿瘤生物学》反查了2012-2016年发表的所有论文,进一步发现了107篇中国学者发表的论文中的猫腻。2017年4月20日,《肿瘤生物学》宣布对这批论文进行撤稿,这些论文涉及524名中国医生,他们几乎全部来自三级甲等医院。

《肿瘤生物学》是国际肿瘤及生物标记物学会(ISOBM)的官方期刊,2015年的影响因子为2.926。在医学界国际期刊中,这一期刊在约定俗成的“3分、5分、10分以上”的等级理念中不算突出。但此次撤稿创造了单次撤稿数量的记录,而且还是单次中国作者论文撤稿数量的记录。

2016年年底,国际肿瘤及生物标记物学会与施普林格的合作到期,《肿瘤生物学》的出版商自今年1月起已经改为美国SAGE出版公司。此次撤稿,被外界称为施普林格离开前对这一问题期刊最后的“清理”。

国际论文名利场

医师职称分为住院医师(助教)、主治医师(讲师)、副主任医师(副教授)、主任医师(教授)。医学院的学生通过执业医师证考试后,每五年才有一次晋升资格,而论文是决定能否晋升或提前晋升的关键。

一般来说,多数医生晋升到中级职称后,就会遇到通往副高的论文门槛。按照国家人社部、卫生部有关规定,晋升副主任医师,应在担任主治医师工作期间,至少有两篇第一作者论文(或著作),在专业期刊发表或在省及省以上学术会议的大会上报告;晋升主任医师,应在担任副主任医师工作期间,至少有三篇第一作者论文(或著作),在国内外专业期刊上发表或在全国性、国际性学术会议的大会上报告。

“让一个每天在医院上班,没有时间、没有实验室的人去发SCI(美国《科学引文索引》),别说是影响因子3分,连1分都不可能。”说起晋升制度,复旦大学医学院一位研究生很无奈。

职称“刚需”重压之下,难以确保医生们不会求助于外部帮助。2015年,医疗网站丁香园就医护人员对论文的态度做了一项调查,列出的行为选项中包括“会找枪手买论文”“找文章挂名”“修改数据”,收回了1928份有效问卷,回答者主要来自中级职称医生。结果显示,38.54% 的医生表示暂无以上行为,但迫于压力,以后可能会有。

而对于已有更高职称的医生来说,论文意味着更多的经费和名望。国际权威论文查重系统网站艾普蕾分析,此次被撤稿的107篇论文中,涉及28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4项科技部重大研究计划基金资助以及1项卫生部基金资助,涉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金额1019万元,涉及科技部重大项目基金金额估计在千万以上或上亿。其中,来自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的论文涉及6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第三军医大学的专家论文紧随其后涉及4项。

山东是此次被撤稿最多的省份,共被撤22篇。其中不乏有论文出自医院的“专职写手”。山东东部地区的一家医院院长与某科室主任合写的论文榜上有名。这家医院一位资深员工告诉财新记者,这位科室主任平时疏于一线业务,科室工作也甚少顾及,但在写论文“总结”别人工作经验上饶有特长。

据透露,此医院对国际期刊发表的论文,会根据影响因子给予颇为丰厚的经济奖励,每年医院发表论文多的专家也会获得政府表彰。而在这家医院有一种怪象,就是发表在国际期刊的论文都是副高以上职称的人,中级职称不会批准进行科研研究。

“不是搞基础的,搞临床哪会有那么多论文呀,晋升逼的!”这家医院退休的一位老院长说,职位越高,发表论文越多的事情并不稀罕,多年来一直是如此。其中,“有抄袭或借鉴的大有人在”。

目前,中国发表国际论文数量占世界前列,据2015年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发布的《中国科技论文的整体表现》报告显示,在临床医学、基础医学领域,2014年中国分别发表SCI论文31040篇、11597篇,在SCI论文发表数量排行中分别位于第二和第六。

与此同时,为了显示维护和建设科研诚信体系的决心,中国建立了世界上唯一的全球撤稿数据库公共查询平台。但经检索该数据库,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撤稿论文数量成逐年上升趋势。

每年中国学者发表的大量论文,是否有水分、水分含量多少,都尚未得知。艾普蕾网站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已公开的撤稿数据可能只是学术不端的冰山一角,未来如果政府机构不采取主动出击和积极防范的措施,学术不端所致的撤稿将会越来越多,被浪费的国家科研基金也会越来越多。

造假难防

撰写论文过程中,是否就应完全不依靠外界帮助?答案并不尽然。

实际上,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善于写论文的临床医生,有合法正当的科学写手帮忙润色论文。而在数次国际期刊撤稿的理由中,很少有因代为写作而撤稿的,引起国际学界抵制的,大多数为论文数据造假、虚假同行评审事由。

然而,建立合法的第三方文本润色服务制度,需要高度的学术诚信。中国学界担忧,这会为伪造论文等学术不端行为创造空间。2015年12月,中国科协、 教育部、科技部、卫生计生委、中科院、中国工程院、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联合发布了《发表学术论文“五不准”》, 这些“不准”,既包含了修改文本等在国外算作合理的服务,也包括了提供虚假同行评审人信息、代写代发“一条龙服务”等学术不端行为。

这些不准原则都与第三方公司可操作的漏洞有关。财新记者暗访了一家2013年注册的论文代生产机构,表面上其自称是专业提供生物医药科研合作服务的学术机构,但实际上,这家公司专门针对医学SCI期刊论文的需求提供代写代发服务,并可签署“保发协议”,承诺将论文发表在欧美SCI期刊杂志上。

据客服介绍,这家公司不仅有“编辑部”,还有“实验室”。提供的服务也多种多样,如果客户已有了自己研究得出的数据,公司可提供客户撰写、联系外国人润色论文和“质检”;而如果客户并没有自己的研究成果,这家公司也可以根据客户提供的研究领域,寻找最前沿的选题,代替客户做实验,取得实验数据,从而制作出一篇具有科研价值的论文出来。这意味着,只要付钱,即使没有任何科研经验,都可“著作等身”。

“一直有很多人订,毕竟是刚需。”客服介绍,最受客户欢迎的就是代写代发“一条龙”服务。保证投递到影响因子3分以上的SCI期刊,代写代发的整体服务费用为11万元或以上,2-3分的收取8万元,1-2分的收取6万元。这些费用主要包括实验成本以及代写代发费用,期刊版面费自理。此公司介绍,可签订协议,基本能保证一年内收到期刊的接收函。

一位专职代写医学SCI论文的写手证实,上述公司介绍的服务有一定靠谱之处。“有的第三方公司会真的具备自己的实验室,并有专门聘请的博士参与论文生产过程,部分合作的老师还是实打实的学术大牛,人都常常在国外。”正是这些医疗临床领域“大牛”的参与,能为公司带来医疗圈内的人脉,为论文保驾护航。“等于是实验室赚外快,把学术成果明码标价”。

然而,真正有科研势力的论文制作公司只是少数,多数售卖论文的第三方公司,则采取造假的方式。“就连实验数据都是编的,这可是论文的核心,也难以核实。”这位写手说,而伪造同行评审,编造假邮箱只是比较low的方式,“真正有实力的公司会贿赂一些专家,让真专家出具推荐意见,这样的根本没法查”。

早有统计结果表明,与期刊编辑独立寻找的审稿人相比,作者自己推荐的审稿人帮论文“说好话”的几率更高一些。这是“英文医学杂志”出版集团的一位研究者历时9个月,对旗下10个杂志329篇论文的788个审稿人进行分析的结果,研究者发现,作者推荐的审稿人同意论文发表的比例是55.7%,而编辑邀请的审稿人同意论文发表的比例为49.5%。

期刊把关责任

对于同行评审这项“传统”,在国际学术界虽有争议,但支持其存在的声音占多数。重庆医科大学特聘研究员谭新杰指出,同行评审对于诚信者是有用的工具,有助于同行指出研究的缺陷,从而完善研究或推进科学的进步,并保持公平公正。

4月25日发表在艾普蕾上的一篇评论文章进一步解释道,作者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比编辑更加知道哪个专家最适合评审自己的研究发现,或最能发现自己论文的价值;当自己的研究发现比较敏感时,也有正当理由去排除一些竞争者来审稿。但相对应的,学术期刊编辑也更应仔细核实推荐名单,排除有利益冲突的审稿人,包括与作者合作发表过文章的审稿人,或制药公司资助的从事与该论文密切相关药物研发的审稿人。

“有的期刊过于依赖作者推荐,而并没有仔细审核被推荐的人,比如没有检查作者给出的邮箱,这就有可能被利用。”谭新杰说,虽然伪造审稿人令人防不胜防,但如果编辑不加核实,全部选用作者推荐的审稿人,则确属渎职。

如今,期刊把关越严格、越权威,就越少采用作者推荐的专家审稿。以自然科学领域的三份顶级期刊为例,根据官方网站信息,《自然》和《细胞》的审稿人完全由主编决定制,而《科学》的审稿人名单则是作者推荐+主编决定。有些接受作者推荐审稿人的期刊,并不一定会采用作者的推荐。

施普林格的一位编辑总监彼得·巴特勒告诉财新记者,他们目前也在试验一些新方法,以提升评审人的身份验证,比如要求评审人提供更多信息、ORCID/SCOPUS数据库身份号码、发表文章列表的链接等。此外,也将在改进后的新工作流程中纳入稿件筛查的服务。

巴勒特表示,出版社联系了被撤的每篇文章的通讯作者,并请其通知其他所有作者。有些人表示了歉意,有的还提供了第三方机构为之提供帮助的情况。“我们知道发表文章对于科研人员职业生涯、获取研究基金和声誉的重要性。我们希望能与作者及其机构共同提高防范意识,让作者的科研成果能在完好的同行评审流程中,得到合乎规范的评估。”

目前,尚未有医院宣布对撤稿名单中的医生进行处罚。财新记者致电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对方回应,上周末即开始对该事件中的涉事医生展开调查,目前已确定网上公开的涉事医生名单属实,但对于涉事医生在事件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涉事论文是否因同行评议环节问题被撤稿、造假行为是否出自涉事医生之手等问题,尚难判断。“我们是严格禁止这种行为的,若涉事医生确有学术造假行为,将对其进行重罚。”

上述医院院方告诉财新记者,此前医院出现过医生因同行评审造假而被撤稿的情况,当时的处理方案对明确事责后的涉事医生在包括考核结果、此后的晋升情况、医德档案记录等多方面都有影响,“但没有因此不能继续任职的情况。